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生活 >

徐峥:含蓄比直白更动人

发布日期:2022-02-01 05:46   来源:未知   阅读:

  尽管多次为年轻导演的电影担任监制保驾护航,但是与90后邵艺辉合作,还是让徐峥感觉惊艳——如此年轻的编剧、导演可以有如此高的完成度,她写出了浓郁的沪上风情,却并不是上海本地人。

  《爱情神线日公映,由监制徐峥联手90后新人导演、编剧邵艺辉,徐峥、马伊琍、吴越、倪虹洁、周野芒领衔主演,被认为是2021年华语电影的一大惊喜。一众海派戏骨,以幽默鲜活的群像人物打动观众,贡献了一出生活流演技大赏。

  影片中,上海人老白(徐峥饰)自称杂家,专门教老年人画画。老白的好友老乌(周野芒饰)谈吐风趣,一生追逐浪漫。带着女儿的单亲妈妈李小姐(马伊琍饰)、老白的前妻蓓蓓(吴越饰)、有钱有闲而丈夫失踪的格洛瑞亚(倪虹洁饰)因为老白而产生了交集。几顿饭局,让老白家的客厅成为众人的聚会点,三女两男凭借智慧幽默过招,描摹出多样的市井烟火。这群“新中年”,用更开放、更包容、更成熟的态度去看待爱情和友情,他们各怀心事,各有不幸,但是并没有放弃优雅与浪漫,在阅尽沧桑后,看待爱情时,多了一层温润,多了一份理解,多了一种慢慢靠近的过程,但那份追求心爱之人的执着和些许的孩子气,也让观众多了几分笑意。

  作为华语影坛重量级的人物,徐峥以演员、监制、导演不同的身份穿梭于作品之间,也乐于扶植新人导演。其监制推出的《超时空同居》《我不是药神》《宠爱》等不同类型的电影作品,均有不俗表现,其中《我不是药神》更是达成票房、口碑的双重丰收。谈及参与《爱情神话》的缘由,徐峥表示很多电影都在强调工业感和专业度,但其实生活感很重要。“我认为《爱情神话》是一部生活流的电影,精准地捕捉到上海两公里内生活中的细碎,特别的当代,特别的都市,是真正的当代与都市的感觉,有一种小而美在里面,我希望通过这部电影,能真实展现上海不同层面的城市风情。”

  《爱情神线年FIRST青年电影展创投电影计划中,拿下两项大奖而得到拍摄的机会,当时评委对于该片的评语是:“把摩登都市的市井风貌写得剔透鲜亮,把中年男女们写得生龙活虎。款款深情背后,是平等和包容的情感观。”

  《爱情神话》剧本在FIRST青年电影展上被评委、麦特文化老板陈砺志看好,也由此使得徐峥与这部电影结缘,徐峥说:“陈总第一时间带着《爱情神话》故事来找我,我一看,发现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片子,立刻答应了做监制。影片中除了老白与三个女性的情感故事,还有一条线是他和老乌有一条友谊的线。老乌多年来有个念念不忘的爱情神话,已经成了朋友圈里的一个传说。这个神话是真是假,我们也不敢完全确认,有人相信,有人不信,我是被这条线索的主题打动了。”

  从剧作的层面来讲,徐峥认为《爱情神话》不是单纯意义上的爱情电影,“它是一部具有高度的文学性和艺术性,非常具有生活质感的沪语电影。它不是用戏剧性的方式来强化人物的命运,而是随着生活当中的琐碎、日常、闲言碎语,慢慢编织出几个人物不同的心理活动。这个心理活动还需要让观众自己非常细腻地读解,虽然在剧作和我们的拍摄里面,其实都已经有了,但是你得非常仔细地去品。”

  让徐峥惊喜的是,《爱情神话》并没有因为文学性和艺术性而“曲高和寡”,而是有着浓郁的烟火气,有大量的生活细节、生活场景,“而且跟上海这个城市贴合得非常亲切,包括我们选择的场景,正好重叠了我自己在上海的生活区,让我感到非常亲切。我觉得很少能够碰到一个戏,能够具有这么真实的生活质感。”

  徐峥惊叹于邵艺辉的观察能力,“我不太敢相信我们的导演竟然不是一个上海人,她只是在上海生活过几年,上海很多元素被她非常敏感地捕捉到了,我觉得这也是她的一种才华。我看剧本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故事很特别,导演捕捉到了很多我作为上海人已经忽略掉的一些细节。”

  尽管邵艺辉是90后,但徐峥称赞她通透“想得很明白”,“她首先是一个文艺青年,挺温柔的,爱好文学,爱好绘画、美术。她推荐的几个画家,我觉得都很有趣,她给我看她选的诗,她选的音乐,我觉得她很有自己的品位。”

  此外,邵艺辉对人的观察能力也让徐峥印象深刻:“她的观察力非常敏锐,也善于捕捉生活。她有非常独立的意识,就像片中的几位女性。”

  对于《爱情神话》,邵艺辉自己也说:“我不觉得女性电影一定是大女主,也不想女性成为被凝视的对象。同时,我不想物化男性与女性的任意一方,他们都是掌握自己人生的人。我不想拔高,也不想把女性神性化。所以,电影会以老白的男性视角切入,也希望电影能够让男性接受。只有女性更自由,男性才会更轻松。女性的自我成长,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自己对自己负责。”

  而在拍摄时,徐峥说邵艺辉非常“护本”,“因为她自己是编剧,所以她每一个字每一个字抠,是对文字非常较真的一个人。”

  作为监制,徐峥对于《爱情神话》的剧本创作做了哪些调整?徐峥称赞剧本本身比较完整,所以,他们只是在拍摄的时候,做了一些台词方面的调整。此外,针对人物在戏当中的主线,做了一些微调,结尾也做了一些处理。

  因为对白中使用了很多上海话,所以演员选择上首先就要求能说得一口上海话,徐峥说:“我觉得选对演员其实是很重要的,演员选对了,这个角色就成就了一半。我们希望演员能够在戏里面达到你分不清楚是角色还是他本人那样的一种程度。”

  但是,《爱情神话》又不是一部纯粹的沪语电影,片中人物经常是说着说着上海话就加入了普通话,对此,土生土长的上海人马伊琍显然有“发言权”。马伊琍在片中扮演李小姐,她说:“其实我们是特意把一些词用普通话来表达,因为我们拍的是当下时代的上海。我的成长过程当中,和同龄人交往,都是普通话跟上海话夹杂着来的。因为有一些新兴语言,用上海话没有办法讲,我们会用普通话讲,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组合。”

  上海人徐峥也认可这一观点,“因为有一些现代的语言已经不是过去的上海话能够承载的,有些话拿上海话可以说,有些话上海话已经翻译不过来了,很难讲。所以有一些地方我们会做一些调整,让语言能够顺畅一些。”

  也因此,几位演员在现场经常是逐字逐句地走戏,修改一些比较拗口的上海话,徐峥说:“我们每天都在做这种事情,比如,片中扮演的老白是个杂家,‘杂家’这个词,上海话就很难讲,蛮难念的,念出来以后会以为是另外两个字。如果说‘我又不是什么画家,我是杂家’当中要夹杂两个普通话,我就改成‘我又不是画家,冒充什么策展人’,拿上海话来讲。”

  徐峥觉得用方言来表演是未来的一种趋势,“它既是未来的趋势,也是本来应该有的一种方式。因为我们呈现的是真实生活,方言所包含的风土人情,会影响到整个人的状态。普通话是一种标准的、用来交流的语言,但是当你用方言去表演的时候,你整个人的表演状态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随着电影行业的深入以及普及,我觉得用方言来表演电影,其实是一种趋势,说明不管是创作者也好,还是观众也好,大家更加重视我们这种表演的质感了。”

  除了担任监制,徐峥还在《爱情神话》中扮演老白,一位普通的上海爷叔,“我尽量用比较生活的方式去演,除了造型与以往不同外,我之前也从来没有用沪语这么完整地演过一个角色,没有这样去演过一个长片。”徐峥形容老白这个角色是影片的线,“电影里基本上是以老白的视角去看故事,所以,我觉得我就是一条线,每个不同的人物,都是不同色彩的珠子,由我这根线串起。我在表演时不想让老白具有过多的特质,我觉得他是一个底色。把我当成一个背景,铺在里面就好了。”

  徐峥自己导演的作品也曾涉及中年话题探讨,“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站在男性的立场。《爱情神话》里面虽然我是男主角,用我的视角去看所有事情,但其实呈现出来的是女性观点、女性态度。老白非常尊重女性,我觉得这是老白身上很重要的一个特征,这一点还挺让我对这个角色有好感的。”

  “三个女人一台戏”,而这三个女人都和老白有纠葛。吴越演的蓓蓓是老白前妻,蓓蓓对老白还有一些复合的幻想,但是老白已经迈过这一步了,老白心仪的是李小姐。但是李小姐由于上段婚姻的不幸,最终打算和老白“断舍离”,老白因此很受打击。倪虹洁扮演的格洛瑞亚跟老白学画画,是一个自由奔放的女性,一次酒后,两人发生乌龙的事情,“总之看起来好像风轻云淡,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其实有很多的窘迫、尴尬,很多事情不能遂人心愿,老白过得就是这样的人生。”

  在徐峥看来,老白不是智者,他看不清楚自己的人生,也搞不清楚别人,“就是说他也猜不到别人背后的小心思,所以,他被裹狭在生活当中的各种小遭遇里。表面上看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但其实每件事情都让他挺不爽的。儿子谈朋友谈得也没有那么顺,还是个美妆博主;前妻老到他家里来,自己想追李小姐却被婉拒;母亲还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想要控制他的人生;面对格洛瑞亚也是情绪复杂。所以,对他最好的人其实就是老乌,可是他这个真正的朋友,还去世了。所以从结尾上来讲,我觉得老白蛮心灰意冷的,幸好老白也不是一个特别明白的人,所以他在低落之后,仍然积极地想去追寻属于他的幸福。”

  片中的老白是个做饭高手,徐峥说自己生活中可以做一点,但不像老白那么专业,“我吃过老白这个人物的原型做的饭,非常地道,是非常精致的私房菜,不能说是家常菜,因为我觉得说家常菜就显得太日常了。私房菜还是有一点小小的秘籍,加上自己特殊的一些做法,积累了这么多年经验,汇总到一起还是很高端的,所以我跟他没法比。”

  《爱情神话》呈现了一种属于成年人的松弛,用轻盈的笔触生动地刻画了人际交往中的妙趣横生与细腻的情绪表达,几位性格与态度截然不同的人物角色为大众提供了多种值得品味的现代爱情样本。

  《爱情神话》中的几位女性令人印象深刻,但徐峥认为这部影片对男性和女性来说,其实是非常平等的心态。“每个人都会对生活有渴求,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不论男女都是这样子。在影片中,大家在不如意之后能够迅速成长、彼此接纳、彼此尊重,尊重不同的观点,尊重不同的立场,包括老白对儿子的接受。”这种包容让徐峥非常欣赏,他希望年轻观众也能从影片中有所领悟,“他们到了一定的年龄,应该理解生活的不容易,理解生活当中的各种可能性,理解人性当中的各种复杂性。人其实是很复杂的,不是一个概念或者一个标签就能够简单去概括的,每个人随着不同的境遇,会有不同的面相。这些面相组合在一起,才能成为每一个不同的个体。”

  同样,电影市场也需要包容之心。徐峥表示,观众需要很多类型的商业电影,但是商业电影也需要抬高门槛,拓展大家的视野和维度,“我觉得《爱情神话》不是一部单纯的类型片,它具有复杂性,比现在很多娱乐电影中的直白描述要更加含蓄,这个含蓄给电影带来一种美。大众的口味更容易接受直白的东西,但是,我们必须考虑到有一部分观众会更喜欢这种含蓄细腻的,带有一些隐晦的描写。”

  而对于类型片的拓展,徐峥认为不能用所谓的文艺片、爱情片去定义,“我觉得伍迪·艾伦的电影就是伍迪·艾伦的电影,不属于任何一个类型。同样,我觉得《爱情神话》就是《爱情神话》,你不能说它是喜剧片,也不能说它是爱情片。”

  至于令不少观众“破防”的老乌的“爱情神话”,徐峥认为有一些人就是活在过去、活在自己曾经有的那种经历里面,“看上去这种人好像挺惨的,但我觉得其实因为他们有这种爱的信念,这种人还活得蛮幸福的。”

  而作为老乌的好友,老白相信这段“爱情神话”吗?徐峥笑说:“我不相信,完全不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