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知识 >

2000万+开年爆款《阴阳镇怪谈》造民俗惊悚新样本

发布日期:2022-01-27 05:04   来源:未知   阅读:

  由张涛导演执导,奇树有鱼、造梦师影业出品,奇树有鱼海豚工作室独家制作,奇树溢彩独家宣发,正在腾讯视频、爱奇艺双平台热映的民俗惊悚网络电影《阴阳镇怪谈》以精品内容势能强势演绎爆款之路:上线万创网络电影史首日分账票房新纪录,短视频总播放量破10亿;上线亿;上线万+影片。依托平台强大资源和分账助力,《阴阳镇怪谈》在腾讯视频单平台累积分账破千万,成功打响网络电影市场回温的第一枪。

  好内容在哪里,用户就在哪里。《阴阳镇怪谈》差异化地用原创精品故事,充满中式韵味的影片质感和惊悚氛围感巩固网络电影新的内容“试验田”,以原创佳作树立品质标杆。

  市场育新机,创新开新局。奇树有鱼联手导演张涛,从制作升级带来行业商业价值晋升,到勇于创新的内容意识觉醒,《阴阳镇怪谈》领衔网络电影质变升级,真正迈入内容比拼和突围的新阶段。

  《阴阳镇怪谈》讲述了憋宝人阎阳一和宝葫芦误入诡异阴阳镇,这里号称“只进不出”,凡擅自离开者,便会离奇死亡。阎阳一虽然不信这遍布的恐怖传说,但却频频遭遇邪事,两人凭借对挖宝知识的掌握以及不信鬼神的信念,最终破解了小镇谣言。

  在这个暗流涌动的密闭小镇上,阎王让人三更死,能否留命到五更?《阴阳镇怪谈》故事皆来自中国传统民间民俗传说,围绕阴阳镇的杀人案展开,走的是人心作祟,人借鬼势,侦探破局的路线,全程节奏紧凑,氛围渲染极致到位。

  最大的特色是,影片呈现了我国民间民俗文化的艺术魅力,极具东方色彩。《阴阳镇怪谈》以原创故事和中式民俗惊悚类别,刷新了网络电影内容比拼的新维度。

  开篇,雨天电闪雷鸣、棺材铺的环境、三个模样怪异没有影子的人,老板意外身死,三个倒立的人头,开局棺材铺情节恐怖效果“完美”。深入骨髓的中式惊悚恐怖感呈现得很到位,氛围渲染得非常足。

  随着故事进行中,铁匠一头扎进铁水炉里,木匠被树杈子插死,水性上好的渔夫在水中被吓死,屠户被扔进烤炉里烧死,教书先生头扎进地里跪在姥姥庙前等离奇情节,几个人的死法刚好对应了金木水火土的传统“五行”。“五行”死法氛围感极强,也让影片辨识度和气质突出。

  而从观众层面来说,与鬼赌命、为己做棺,炉火化尸、水下乱葬,光天化日当场、夜半三更怨鬼勾魂、纸扎新娘怒扎单身汉,古怪的死法目不暇接,比比皆是的民俗传说元素,大大满足了猎奇心理。而以歇后语、打油诗作为重要的台词构成,共同彰显着影片深深的古朴感和在地感。

  民间传言、诡异故事、纸人、禁忌,独具中式韵味的民俗惊悚,共同造就了《阴阳镇怪谈》超强的可看性。

  在网络电影靠内容制胜的新阶段,《阴阳镇怪谈》以类型驱动和创新意识深深扎根,这是在以往行业跟风创作、类型同质化严重、急需创新破局的大环境下,奇树有鱼作为头部企业推动行业创作者内容意识觉醒的重要表现。

  《阴阳镇怪谈》开局精准演绎了民国时期那些神灵怪异的诸多乱事,这些诡异传说和来自田间地头的民间故事,与观众有着特殊记忆和情感连接。

  而当影片把观众带进了无尽的想象和本能的害怕后,真相揭示并自然过渡到价值深化:可怕的不是“牛鬼蛇神”,而是在背后操控的复杂人心。

  影片导演张涛,也是本片编剧,作为“互联网电影开山导演”,张涛有着商业叙事节奏和对观众喜好的精准把握。他表示,源自小时候在农村生活的见闻体感,自己从小听到诸多离奇诡异的民间故事,创作剧本时就会自动代入听众和观众身份。

  “我写每一场戏的时候会在脑子里先用画面呈现出来,给我自己看,这样有一种纯粹的第三方观众视角——‘首先你得能够让我看进去,我才会把它写出来。’如果我自己都觉得不满意,这场戏就需要改动了。所以我认为,我作为一种观众身份,希望影片在什么时间点,几分钟要出现什么样的故事,都是事先有规划和预期的。我那会儿不是编剧,也不是导演,我只是观众。”

  有真实故事和感同身受的亲身经历打底,《阴阳镇怪谈》3万多字的剧本很顺畅得以完成,一切都是按照人物、事件发展的电影创作规律而为。

  这也源于创作者张涛日常的积累和灵感堆砌,用故事的思维,用创作的思维,把这些积累很自然串起来。他介绍,因为从小深入生活,“下地”,切身体会到这些感知,在街头市井中流传的故事,深入老百姓群体中听到的故事,作为自己的积累,把童年听到的离奇故事全部融入进去,转化成剧本。

  “所有一切的来源,就在于我们的耳濡目染,你在网上看段子,不足以支撑氛围营造的功力,你要亲身体会过。”张涛颇有心得。

  他告诉“网娱观察”,自己在剧本创作时会自然而然考虑到商业元素的编排和运作,包括观众的接纳点、市场的成熟度等,潜意识里已经将其作为创作自觉和“条件反射”了。

  坚持原创故事和东方式表达,《阴阳镇怪谈》自带强视觉冲击力,“也希望告诉观众,署名张涛,影片就有张涛的风格。”

  网络电影精品化进阶,在内容升级的新节点,比拼的是内容质量和对观众心理更精准的把握。

  张涛介绍,最初与奇树有鱼团队在影片的选题策划阶段,就定位其(中式)民俗惊悚类型而非惊悚民俗。主次类型的差异和侧重当然直接决定市场结果。

  其次,主角阎阳一与宝葫芦的人物设计,又在惊悚的剧情中加入了喜剧色彩,使故事调性得到中和。可以感受到,《阴阳镇怪谈》的定位不是让观众吓得时时想起“姥姥庙”“纸新娘”的纯恐怖电影,而是让大众更容易接受的民俗惊悚喜剧类型。成片看来,宝葫芦的插科打诨并不突兀,搞笑和恐怖处理很融洽。

  诡异姥姥庙、纸新娘等吸睛元素,民俗怪谈细节拉满,以童年阴影的民间传说勾住观众观影兴趣,以及步步引入的剧情节奏,几分钟一个转折,各种恐怖桥段穿插,最后引出幕后boss,娱乐性和故事性都做得很好,给予观众十足的真实感与沉浸感。

  影片成功融合浓烈的民俗情节,诡异阴森的氛围与跌宕起伏的情节,5分钟一段高潮,每段都精心呈现十足视效,多个接地气的桥段,把普罗大众对于中国民间故事的想象通过镜头语言精准刻画出来,《阴阳镇怪谈》如此展现了全新的中式民俗故事,在内容策划与制作打磨的双向层面上革新升级。

  “这种我们中国独有的民俗题材,中西通吃,但只有中国人能拍。”握准选题方向,团队也预感到影片的观众基础不会少。市场没有辜负好内容。

  《阴阳镇怪谈》不仅叙事紧凑,片中几处名场面姥姥庙、棺材铺等场景,道具逼真带感,最大程度满足观众想象。

  而不可忽视的是老戏骨李立群的演技真的上乘,其由善转恶,由喜变怒等丝丝入扣的表情呈现得丰富而精准。金巧巧也成功塑造了三姑这样一个受胁迫的封建女子,本是受害者又施害于人,其多年积压的纠结与无奈。其他诸位演员也圆满完成了角色要求,让影片整体不失水准。

  张涛表示,阳光一直都在,市场一直都在。网络电影观众内需和市场潜力一直都在,只是没有足够多的好作品来释放和承载。

  影片出品制作及宣发方奇树有鱼也秉承不断创新的目标,以拓宽行业边界为己任,用更多作品为网络电影带来无限生机。用赤心敬畏行业发展,将未知变成无限可能。